慈惠堂堂主、師兄姊:
你好!我是之前到你們堂中求過月老尊神的一位信者,因為我的先生被公司派到大陸工作,本來我們有一個圓滿的家庭,雖然並非富裕,但算小康,先生到大陸之前家庭還過得去,因此我也非常珍惜這個家庭。先生去大陸將近一年之後,我感覺漸漸不一樣,先前回到家真的是小別勝新婚,可是回來的時間漸漸的少,甚至於一年後不再回來,我開始著急,孩子的追問,我不知要如何回答,問他公司得到的答覆「公司放假還是一樣」、「我們不能控制他的行動自由」、「他在公司沒什麼兩樣」……千篇一律,得不到我想知道的答案,想親自跑一趟大陸,可是人生地不熟,而且花費不知多少,經濟也不許可,又放不下孩子。
在這人生茫茫然之時,真是不知如何?我記得有兩年多不敢回娘家,一來怕父母親的追問,不知怎麼回答;看到爸媽來訪,又要勉強擠出笑容,誰叫我當初是我自己不聽父母勸告,自己選擇,如今哭訴無門,想到此…如果不是念著兩個尚在就學的孩子,我想只有自尋了斷別無選擇。
就在這最無助之時,當晚一直無法入睡,記得矇矓中夢見自己走在一群人群中,看見旁邊一座大廟,我隨著人群走進去,看到是家「慈惠堂」「瑤池金母」對我微微笑著,旁邊侍女走下來引領我走向偏殿,看見月下老人對我笑臉,就這樣我醒過來,已是六點多,也不知道為何會做此夢,此時自己矇矇矓還像在作夢,忽然驚覺該是準備早餐給孩子上學,匆匆送走兩個孩子,但是百思不解,難道這是上蒼憐憫我這弱女子,要來拯救我的家庭,因為夢境十分清晰,自己決定試試運氣,但是台灣寺廟非常多,要去哪裡找?
想到此茫茫人生,不禁掉下眼淚,既然無處尋找,也只有作罷,想到孩子已好久沒有進些食補,提著菜籃,無精打采、垂頭喪氣的走在馬路上,也不知什麼時候隔壁「林大嫂」在我旁邊跟我說話,竟然沒感覺,有一搭沒一搭的應付著她,忽然聽她說起她女兒下個月已要結婚,我心想她的女兒已三十好幾,一直沒談上好的姻緣,怎麼會沒多久的功夫,馬上聽說要辦喜事,原來她曾帶她女兒去一間廟中求過月下老人幫忙撮成姻緣,結果十分靈驗,一個月後真的姻緣聚會得到佳婿,下個月就要結婚,她們一家人前天還到「慈惠堂」「瑤池金母」的廟裡去拜拜答謝,一聽到瑤池金母,忽然全身像被大電電著一般,我在夢中見到就是瑤池金母,雖然不敢表現太驚訝,在談話中試著套出這家廟的地址。
匆匆買完菜,帶著一顆匍匐不安的心,循著所問的地址,真的來到大墩十九街一家大廟門口,隨著階梯而上,一抬頭不覺給我大吃一驚,原來我真的來到了夢中所見的慈惠堂,而且正殿中正坐著慈祥的瑤池金母,跟我夢中所見慈祥臉孔完全一模一樣,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,既驚又喜,趕緊走向偏殿,竟然真的侍奉月下老人,我情不自禁,兩腿軟了下來,雙腿跪在月老尊神面前久久不能自己,許久心情才恢復平靜,哭訴月老尊神,請求神恩幫忙身前弱女子幫忙家中兩個尚需父愛的兒子,如果能夠幫忙找回丈夫定會好好來答謝神恩。
回家的路上百思莫解,忽然想到我母親年輕之時就是瑤池金母的信徒,也許因為如此,瑤池金母慈悲可憐我這弱女子,才會暗中化境牽引我,雖然如此但也不敢存有太大希望,畢竟人心已變,人心如鐵更是事實,但是話雖然如此,心裡總是有個寄託,只願上天憐憫,才能會有轉機,否則一個弱女子還能怎樣?
只是想不到的意外,竟然發生了,幾天後的一個清晨,竟然接到先生從大陸打來了一通電話,說他好想家、好想孩子,他會向公司請假回家探望。聽完電話,我的淚水不聽使喚,就像天下大雨般,竟然吵醒兩個兒子,心喜之下告知兒子消息,這真是一個大好消息!
是日趕緊到「慈德慈惠堂」向眾神及月下老人稟告叩恩拜謝。事過一個多月,老公真的帶著一身的疲憊回到家門,是日一夜纏綿,老公竟然向我再三道歉,求我原諒,原來這些時間他竟然被一個女孩纏上,而且年輕漂亮,因此他忘了糟糠之妻,忘了兩個可愛兒子,到此我才恍然大悟,原來老公迷上現代人最流行的『小三』,有天夜裡他倆正在纏綿,忽然好像被一個黑白臉之人,手拿一支有環節木棍從身上打了一下,結果身體竟然無法動彈,躺了兩天,他的『眼前情人』竟然離他而去。因此老公恍然大悟,糟糠妻才是「少年夫妻老來伴」的道理,老公訴說到此,忽然我起了不平之心,難道我只有接受他人不要的軀殼,含著忿忿不平之心進入夢中,忽然身體飄飄然被一股力量吸入空中,隨著飄遊,竟然飄到「慈德慈惠堂」月下老人面前,月下老人慈祥的告訴我「妳跟妳先生的這段遭遇,本來就是妳的前世業障借機到來,借用第三者要搶走妳的老公,但因為妳的祖先有德,經『瑤池金母』慈悲牽引才能得到此因緣際會,尤因妳的虔誠,吾才派『氤氳使者』出面找回妳的老公,此『氤氳使者』就是專門針對妳們世間所謂『小三』的問題做處置,妳老公的那一記悶棍,就是『氤氳使者』手上所拿的九節神棍。」隨著「月老尊神」手中一指,我看到「慈德姻緣堂」殿旁坐著一位身穿警察制服、右手拿著一枝有節木棍、左手提著一隻女(母)猴、右腳踏著一隻男(公)猴、面呈黑白郎君,面露兇像的所謂「使者」,我向使者剛要磕頭,但一看此像即刻驚醒,醒來之後雖感尚有餘悸,但是又感溫馨,如果不是此位「氤氳使者」顯靈,我的家庭終將破碎,想到此早已垂下兩行熱淚,但是忽然轉而一想,我在「慈德姻緣堂」中並未看到此尊「使者」神像,難道給我夢中所見,就是要我奉獻此尊神像,早餐後,向老公一五一十訴說此段經過,老公竟然一口答應,還告訴我這次回台,因為他在公司認真工作,發給台幣陸萬元獎金,我倆夫婦喜出望外,相邀到「慈德慈惠堂」向月下老人稟告叩杯,竟然與我所想一致吻合,因此未經貴堂同意,私下至雕刻神像處彫此神像,或許未能如貴堂所意,敬請原諒!尤因此神像是由仙佛指示,經叩杯確定所彫刻,敬請笑納,祈願貴堂開光之後,此尊「氤氳使者」能夠大為發揮,為天下所有「小三」者有所收歛,不要再為奪情破壞別人溫暖家庭是幸!


慈德堂師兄姊:
昨日接到彫刻師來電,告訴我「氤氳使者」神像已完成,剛好我先生在台灣,因此早上送到堂中,由貴堂開光處理,因先生之事,我感覺到不是很光彩,為免造成他的不愉快,只好不敢公開送過來,請原諒,若要公佈,用隱名氏就好,改日我們會來拜拜答恩,請體諒,謝謝。